最新好看小说推荐简攸宁简江屹简攸宁简江屹_简攸宁简江屹(简攸宁简江屹)最新章节列表 - 封印小说 最新好看小说推荐简攸宁简江屹简攸宁简江屹_简攸宁简江屹(简攸宁简江屹)最新章节列表 最新好看小说推荐简攸宁简江屹简攸宁简江屹_简攸宁简江屹(简攸宁简江屹)最新章节列表

封印小说

最新好看小说推荐简攸宁简江屹简攸宁简江屹_简攸宁简江屹(简攸宁简江屹)最新章节列表

热门小说《简攸宁简江屹》近期在网络上掀起一阵追捧热潮,很多网友沉浸在主人公简攸宁简江屹演绎的精彩剧情中,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“简攸宁”,喜欢现代言情文的网友闭眼入:简攸宁不可抑制揣测。他在试探?还是,打算结束这段禁忌关系?...《简攸宁简江屹》第5章免费试读简攸宁不可抑制揣测。他在试探?还是,打算结束这段禁忌关系?她欣喜刚冒头,旋即想起简江屹这个人从不说废话,出......

简攸宁简江屹

精彩章节试读

简攸宁不可抑制揣测。
他在试探?还是,打算结束这段禁忌关系?...《简攸宁简江屹》免费试读简攸宁不可抑制揣测。
他在试探?还是,打算结束这段禁忌关系?她欣喜刚冒头,旋即想起简江屹这个人从不说废话,出口的每一个字,必然有所指,有所用。
他问以后嫁人。
说明他至少考虑到了她的婚事。
简攸宁一激灵。
“我嫁谁?你想嫁谁?”简江屹抬起她的脸,“菲菲结婚了,母亲下一个就会考虑你。”
简攸宁真心疑惑,“那你呢?”不论年纪,还是重要性,简江屹作为长子,继承人,婚事都是迫在眉睫,一等一的大事。
简江屹捋她发丝,别到耳后,瞳孔里映着她发白的小脸,鼻尖上还有一颗小痣,“正在看。”
简攸宁倒吸口气。
简直要疯。
福无双至,祸不单行,坏事全攒一块儿了。
她不仅要应付体检,处理身孕,还要预防做小三。
“不愿我结婚?”男人注视她,眼睛又深又黑,一片探究。
简攸宁不明白了,有什么好探究的。
他结不结婚,她的意见最不重要。
难道,和简文菲一样,怕她捣乱婚事?简攸宁谨慎,“你看上谁了?”他盯着她,仍旧上面那句,“正在看。”
简攸宁心里有数了,这是提前给她做预防。
不过他想多了,她恨不得有多远滚多远,比谁都不想沾他。
“那我们是不是——”简攸宁试探,“该结束了?你想结束?”简江屹捋她发丝,神色意味不明。
简攸宁拿不准他态度,按耐住喜悦,“你有妻子,我绝不碍眼,也不生非。”
她到底留个心眼儿,没把意思全挑明。
简江屹性格强势冷傲,喜欢做主导者,最讨厌被人挑剔,摒弃。
简江屹又注视她半晌,眼神越来越莫测,阴了一张脸。
高高吊起的铡刀,亮着锋的。
简攸宁喜悦全无踪迹,提心吊胆,小声嘟囔,“我证件。”
她肠子悔青了,吻完喘气就该直接讨要的。
现在这一耽误,只会更难。
果不其然,再抬眼,男人更冷了,罩了层冰似的,里头却无形沸腾凶火。
简攸宁战战兢兢,再不敢提。
唯恐外面冰破了,在车里直接烧死她。
一到公司楼下,她立马下车逃远。
“简攸宁。”
她同事拎着包,从另一方向追上来,“你不是今天请假吗?怎么还来上班?”简攸宁头皮发麻,条件反射看身后,车已经开走了。
简江屹没听到她请假。
她松口气,“附近办点事,正好经过。
什么事啊,大清早挤早高峰过来。”
简攸宁心放回肚子。
她进这家公司,从未跟人提过和简家的关系。
平时司机送她,也停在五百米远的小巷口,她独自上班,生怕被人发现。
关系也未暴露,简攸宁脸上有了笑,“有个朋友约在这边儿。”
她说着,朝路边招手。
同事眼瞅着,她上了一辆黑色奔驰轿跑,迅速消失在车流中。
不免跟人嘀咕,“简攸宁不是挺清高吗?什么时候勾搭的男朋友,看起来很有钱啊。”
被误认有钱男朋友的短发白瑛,将车停在一所私立医院门口。
探身先帮简攸宁解开安全带,“我帮你这么大个忙,真不告诉我,那不负责的野男人是谁?”简攸宁带好帽子口罩,开门下车,“下三烂渣男一个,别提他坏心情。”
白瑛搂住她肩膀,“渣男?沈黎川?”简攸宁猝不及防呛住,纳闷了,“我看起来就那么旧情难忘?怎么都觉得我会对他死缠烂打。”
白瑛笑而不语,简攸宁可能不是,沈黎川绝对贼心不死。
白瑛是简攸宁高中死党,大学出国深造学医,私立医院是她家族企业。
简攸宁没有证件,全靠刷白瑛大小姐面子。
前期抽血准备非常顺利,却卡在最后一关。
医生盯着B超,态度慎重,“之前做过检查吗?你子宫先天条件不好,流掉这个孩子,未来大概率不会再有。”
白瑛蹙眉,凑过去重新检查,面色越来越凝重。
简攸宁心口一沉,“还能手术吗?”白瑛示意医生出去,反锁门,“不建议。”
她打比喻,“许多人缺钱,发疯了想中彩票,可彩票只有一张,机会只有一次,错失了,下半辈子孤苦,又会悔不当初。”
简攸宁闷声不语。
她哪管得着下半辈子苦不苦,眼下这关过不去,她立马就得死。
“再有。”
白瑛也觉棘手,“普通流产是小手术,我找的医生足够稳妥。
你子宫情况复杂,从影像显示来看,手术风险极高,至少要上级医生出手。”
简攸宁明白了,小手术,白瑛能替她掩盖下来。
惊动上级医生,白瑛就瞒不住简家了。
“那渣男是谁?”白瑛难免追问,“我知道你跟简家的关系,但眼下搞出人命,如果渣男能负责,你们以结婚为目的。
有简文菲未婚先孕例子在前,简家不会对你做什么。
简文菲是简文菲,我是我,没得比。”
简攸宁下床,猛地踉跄一下。
白瑛连忙搀扶,发现她四肢发抖,不免拧紧眉,“你这是怎么了?”简攸宁面色如纸,没接茬,“孩子的事,我再考虑一下。
今天多谢你,还请你务必帮我瞒住。”
………………与此同时,简江屹摁下医院一楼电梯。
早上简攸宁刚下车,他接到简母电话,简文菲情绪受刺激,小腹疼痛不止,她本就怀的不稳,简江屹自然重视。
于是没去公司,当即折返回家,专程送她来医院。
白家私立医院的妇产科,在上流圈子很出名,广受好评。
简文菲怀孕后,白家特意安排大主任亲自负责。
检查完,简文菲去了洗手间。
也是凑巧,出来正撞上简攸宁立在电梯口。
她背着包,专注看旁边显示屏轮播的孕期知识,画面中孕妇轻抚小腹,她也抬手。
简文菲眼看她轻抚下腹,霎时间心头大乱,几步上去,薅住简攸宁头发,“你怎么在这?是不是也怀孕了?”她突然从后袭来,简攸宁猝不及防,被揪着头发,拖倒在地。
“你怀的是谁的孩子?”简文菲厌恨又害怕,扯着她逼问,“是不是黎川的?”简攸宁反应过来,翻身挣扎。
“疯了吧你,哪有孩子?”简文菲眼睛猩红,“你敢说没有孩子?不怀孕,你来产科做什么?”白家是私立医院,重视服务和客户隐私。
妇科产科是分开的,三楼产科,二楼妇科。
倘若不是怀孕,常人等闲不会出现在三楼。
简攸宁噎住。

小说《简攸宁简江屹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