施瑾周砚辞沈意姗佚名(施瑾周砚)完结版免费小说_热门好看小说施瑾周砚辞沈意姗佚名(施瑾周砚) - 封印小说 施瑾周砚辞沈意姗佚名(施瑾周砚)完结版免费小说_热门好看小说施瑾周砚辞沈意姗佚名(施瑾周砚) 施瑾周砚辞沈意姗佚名(施瑾周砚)完结版免费小说_热门好看小说施瑾周砚辞沈意姗佚名(施瑾周砚)

封印小说

施瑾周砚辞沈意姗佚名(施瑾周砚)完结版免费小说_热门好看小说施瑾周砚辞沈意姗佚名(施瑾周砚)

施瑾周砚是现代言情《施瑾周砚辞沈意姗佚名》中出场的关键人物,“施瑾”是该书原创作者,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:《入夜:首富老公低声诱哄》是佚名所编写的,故事中的主角是施瑾周砚辞沈意姗,文笔细腻优美,情节生动有趣,题材特别新颖...《入夜:首富老公低声诱哄》第1章免费试读第12章施瑾全程冷眼旁观两人间的互动,本......

施瑾周砚辞沈意姗佚名

免费试读

《入夜:首富老公低声诱哄》是佚名所编写的,故事中的主角是施瑾周砚辞沈意姗,文笔细腻优美,情节生动有趣,题材特别新颖...《入夜:首富老公低声诱哄》免费试读施瑾全程冷眼旁观两人间的互动,本以为自己会因这一幕心如刀割,然而内心深处却只涌现出一股讽刺的笑意。
她瞥了一眼周砚辞,只见他脸色微变,一丝苦涩在周砚辞的喉咙里翻涌,他沉声说道:“明早九点,民政局门口见。”
施瑾从容不迫地戴上一副墨镜,那优雅的姿态举手投足间皆是自信与傲然。
她提起一旁的行李箱,语气冷淡得仿佛在与一个无关紧要的陌生人交谈:“早这样不就完了?害我白跑一趟。
接着,她又补充道:“油钱账单已经发你了,可别迟到了啊,周总。”
说完,她潇洒地转身离去,留下身后一室的尴尬与混乱。
周母被施瑾的举动气得七窍生烟,一屁股重重地坐在沙发上,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,一手紧紧捂住胸口,仿佛心口疼痛难忍。
她瞪视着周砚辞,满脸痛心疾首之色,手指直指其鼻尖,质问道:“你、你是不是把那五千万和车都给她了?!”周母步步紧逼的追问,使得周砚辞的脸色愈发阴沉。
“她从我这里拿走的,无论是财富还是地位,无论何时何地,早晚都要一分不少地吐出来。”
他知道,这句话对于母亲而言,无疑是最具说服力的承诺。
他提及的,正是那座位于南郊价值不菲的土地,一旦收入囊中,足以弥补母亲所看重的别墅款项。
周母闻言,原本紧绷的面庞微微松弛,那双精明而犀利的眼睛中掠过一丝满意。
她深知儿子言出必行的性格,她轻轻拍了拍沙发扶手,语重心长地叮咛:“砚辞,你可千万要提防那个小妖精,别让她把你迷得团团转。
工作固然重要,但也要顾惜身体,别把自己累垮了。
我现在就让何妈给你炖点滋补汤去。”
周母的话语刚落,便如风般疾步离去,变脸之快,令人咋舌。
周砚辞目送母亲离去,心中五味杂陈,目光不觉落在无名指上那枚象征婚姻的戒指,心头涌上一阵难以言喻的烦闷。
沈意姗敏感地捕捉到他的视线转移,顺着望去,只见那枚戒指在灯光下闪烁着冷冽的光泽。
她的秀眉微蹙,柔声道:“砚辞哥,既然我们都决定离婚了,这枚戒指是不是该摘掉了?它......总归是个碍眼的存在。”
言语间,那丝期待之意却无法完全隐藏。
周砚辞闻言,幽深的瞳孔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情绪波动,他抬起眼帘,薄唇轻启:“等我们正式领完离婚证再说吧。”
言毕,他起身离开,留下沈意姗独自在空旷的大厅中.她望着他的背影,眼中闪过一丝挫败与愤怒。
她愤然跺脚,心底暗自咒骂:“这局面怎么越来越脱离我的掌控?都是那个施瑾,搅乱了一池春水!”沈意姗迅速平复情绪,掏出随身携带的手机,指尖飞快地拨打了一个熟悉的号码:“喂,徐记者吗?我有个新闻线索提供给你......”她的眼中闪烁着狡黠的光芒,嘴角勾勒出一抹蓄谋已久的微笑,仿佛一只即将捕食的猎豹,静静地等待最佳时机。
此刻,施瑾一身轻松地回到了属于自己的温馨小窝。
她打开手机,瞥见周砚辞已将答应的油钱如数转入,没有片刻犹豫,她利落地接收并果断将其拉入黑名单,整个过程行云流水。
就在她准备合上手机时,一阵急促的来电铃声划破静谧,屏幕上赫然显示着“江煜宸”三个字。
“喂。”
施瑾接通电话,声音清脆而淡然。
“施小姐。”
电话那头,江煜宸富有磁性的嗓音穿过电波,犹如醇厚的美酒,让人耳畔生香。
施瑾略微调整了一下听筒与耳朵的距离,以示尊重,回应道:“江总。”
电话彼端,江煜宸的唇角勾起一抹不易察觉的浅笑,:“想来施小姐应该没忘记,明日江家将有一场盛大的晚宴吧。”
晚宴二字犹如一道惊雷在施瑾脑海中炸开,她这才想起那张烫金请柬上标注的日期正是明日。
当初救人只是出于医者仁心的本能,如今却因与江煜宸的合作关系,她不得不步入这场豪门盛宴。
心中虽有无奈,但她明白,这是身为独立女性在商界立足所必须面对的挑战。
她轻笑的声音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狡黠与自信,她应道:“当然记得。”
“那就好。”
江煜宸语调平和而沉稳,透出对她的深深关切:“明天我来接你。”
然而,施瑾的回答却直截了当:“不必麻烦江总了,我明日正好另有安排。”
她的语气坚决而不容置疑。
面对她的拒绝,江煜宸并未流露出丝毫意外之色,他眼底那抹暗色转瞬即逝,他微微颌首,只回了一句:“好,明日见。”
次日清晨,民政局门口,身姿挺拔的周砚辞如雕塑般矗立,然而此刻,那张俊美的脸庞却被阴霾笼罩,散发出逼人的寒意。
他再次低头瞥向手腕处的名贵手表,指针精准无误地指向九点五分,与时间的精确对峙,更凸显出他此刻内心的焦灼与不安。
脑海中,施瑾那句“千万不能迟到”的叮嘱如回音般反复回荡,他的脸色愈发阴沉如铁,眼中寒光闪烁,仿佛能冻结周围的空气。
“人呢?”他低沉的声音如同隆冬寒风,冰冷刺骨,每一个字都像是从齿缝间挤出。
他看向一旁的特助,那目光如鹰般犀利,令特助不禁战战兢兢,汗流浃背。
“施小姐还没到。”
特助的声音颤抖着,小心翼翼地回答,生怕触怒这位喜怒无常的上司。
周砚辞的眉峰紧锁,浓密的眉毛仿佛化作两座陡峭的山峰,压抑着即将爆发的情绪。
他迅速掏出手机,手指飞快地按动屏幕,拨打施瑾的号码。
然而,等待他的并非那熟悉的声音,而是冷冰冰的电子女声无情地宣告:“您好,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。”
“您好,您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。”
然而,五次拨打,五次相同的回应周砚辞这才意识到,自己已被施瑾拉黑。

小说《施瑾周砚辞沈意姗佚名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