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集免费小说精修版酒酿元宵元宵元奎薛酒青禾_精修版酒酿元宵元宵元奎薛酒青禾免费完整版小说 - 封印小说 全集免费小说精修版酒酿元宵元宵元奎薛酒青禾_精修版酒酿元宵元宵元奎薛酒青禾免费完整版小说 全集免费小说精修版酒酿元宵元宵元奎薛酒青禾_精修版酒酿元宵元宵元奎薛酒青禾免费完整版小说

封印小说

全集免费小说精修版酒酿元宵元宵元奎薛酒青禾_精修版酒酿元宵元宵元奎薛酒青禾免费完整版小说

现代言情《精修版酒酿元宵元宵元奎》是由作者“薛酒”创作编写,书中主人公是薛酒青禾,其中内容简介:精修版酒酿元宵资源带给大家,作者夜凰擅长宠虐交加,文风独树一帜!作品受数万人追捧,极具价值,人物塑造深受读者喜欢,套路到极致也是成功!总之,这本书能够让人眼前一亮!...《精修版酒酿元宵》第8章免费试......

精修版酒酿元宵元宵元奎

阅读最新章节

精修版酒酿元宵资源带给大家,作者夜凰擅长宠虐交加,文风独树一帜!作品受数万人追捧,极具价值,人物塑造深受读者喜欢,套路到极致也是成功!总之,这本书能够让人眼前一亮!...《精修版酒酿元宵》免费试读转眼过去了一个月,这一个月里,薛酒不再每天晚上过来吃饭,一切回到正轨,青禾也拿到了她第一个月的工资。
第二天上班的时候,小赵来的稍微晚了些,一进店就发现元宵嘴里叼了个鸡翅正在吃。
他不禁大呼小叫起来,“元姐,你竟然偷吃!”元宵白了他一眼,指着放在柜台上的两个餐盒,“你青姐自己做的,卤味店都比不上的手艺。”
透明的塑料餐盒里,赤红色的卤鸡翅整齐地摆放在里面,乍一看并不起眼,拿起一个放在嘴里,味道咸鲜浓郁伴随着一股强烈的辣味。
小赵这个不太能吃辣的人,瞬间眼泪就下来了。
倒了杯水猛灌了两口,他又不怕死的继续把鸡翅往嘴里塞,一边塞一边说:“嘶……好辣……嘶……好吃。”
吃了五个鸡翅后,他已经灌了两杯水进肚,实在扛不住了,只能眼巴巴地看着元宵自己吃。
青禾正好换了服务员的制服出来,见小赵嘴唇一圈泛红,眼巴巴地瞅着元宵,笑道:“下次专门给你做一盒不辣的。”
“那我要鸡爪。”
小赵赶忙趁机提条件。
“当然可以。”
青禾好脾气地答应。
“青姐,这是你家传的卤料么,味道这么好都可以开店了。”
青禾被他说的愣了一下,她似乎思考了一下,才回答道:“是家传的吧,我不太记得了。”
小赵也没怎么听进去,只是摇头晃脑道:“啧啧,我要是有这手艺还出来打什么工啊。”
青禾的眼神有些恍惚,一直没有说话。
这天晚上下班,青禾没跟元宵一起回去,倒不是她不愿意,而是青禾的丈夫破天荒的竟然来店里接她。
王顺昌并没有进店,像个木头杆子一样杵在店门口,还是小赵眼尖看见他了,元宵才注意到。
大晚上的天气也不暖和,元宵无意让他在外面久等,又不想他进来等,干脆让青禾提前下班了。
青禾收拾了东西,脚步轻快地走出店外。
看着她挽着丈夫的胳膊,两人亲密地一起走了,小赵靠着门边感叹了一句,“结婚真好啊。”
元宵冷眼看着,没对他这句话发表什么评论。
她从没有跟别人说过青禾遭受过家庭暴力的事,所以小赵并不知道,他认为和睦的夫妻,只不过在外面裹了一层遮羞布。
最近这段日子,大概是青禾每天都要上班,和丈夫见面的时间不多的缘故,元宵已经有一阵子没听到她丈夫骂她了。
虽然都说家暴的男人是狗改不了吃屎,可作为邻居,她也只希望这样的日子能持续的稍微久一点。
没有了青禾一起走,她只能像往常一样骑车回家,谁知自行车的气门芯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给拔了。
车胎没气,元宵只能走回家。
西区人少,到了晚上更是这样。
路上除了她几乎没有别的行人,偶尔会有几辆车飞驰而过。
她背着包,沿着小路慢悠悠地往家走,两边路灯昏黄的光打在地上,把她的影子拉得长长的。
突然身后传来一阵摩托车的引擎声,那声音好像离得很近,元宵下意识地往旁边躲了躲,转身想要看看身后的摩托车开到哪儿了。
一回头却见那辆黑色摩托车竟然直奔她过来,骑在摩托车上的人浑身包裹得严严实实,带着黑色皮手套的右手朝着元宵身上的包就扯了过去。
可惜对方实在小看了一个能单手颠勺的女厨子的力气,元宵双手扯着包带,用力一拽,差点把那个摩托车骑手从车上给拽下来。
这时,原本就不太结实的小包也被扯得四分五裂。
包里的东西,乱七八糟的都掉了出来,什么手机,小镜、面巾纸、皮筋、便利贴撒了一地。
那个骑手飞快地扫了眼地上已经被扯破的包,和洒出来的那些东西,发动摩托车,头也不回地跑了。
一个月内进两次警局,第一次家里被人入室盗窃,第二次更惨,直接碰到了摩托车抢劫,这种电视上才能碰到的倒霉事。
不光是元宵觉得她倒霉,连值班的小林警官都觉得她这运气不是一般的差。
元宵去警局报了案,警局这边也迅速派人过去调查,然而和第一次的遭遇一样,这个摩托车劫匪没留下任何能够查到他信息的线索。
警局调出了元宵经过那段路的监控,发现对方是从一辆停靠在路边停车位的面包车后面驶出来的,应该是早早的在那边等了,而元宵恰好是那个时间段里唯一一个走路经过的女性。
这似乎真的是一个倒霉的巧合。
介于元宵最近遇到的倒霉事儿太多,小林警官亲自把她送回家。
刚把人送回去,还没回到警局,他就接到了队长打过来的电话。
“喂,队长,找我干什么?”今天请假的队长大晚上的突然打电话过来,小林还有点奇怪。
“刚才有人来报案,遇上摩托车劫匪了?”“对,是元小姐报的案,不过她身上的东西并没有被抢走,那小子估计是个新手,见没得手就跑了。”
“最近我们这片有同样的案子发生么?”薛酒问道。
“没有吧……最近没有类似的报案。”
小林警官想了想,肯定地回答。
“行,我知道了。”
放下电话,薛酒陷入沉思。
“想什么呢,吃饭还发呆。”
薛酒正想事情呢,坐在他旁边的中年美妇用筷子敲了敲他胳膊,语气里带着些许不悦。
“想案子。”
薛酒随口应了句。
“就你这么忙,非得在饭桌上打电话。”
中年美妇面色不豫,她向来不喜欢儿子的职业,偏偏这小子不肯听她的话,不肯换份工作,非得靠办案来晋升,每天花费的精力跟赚的那点工资完全不成正比。
此时,薛酒正坐在一个宽大的饭厅里,圆桌上坐了十来个人,一个身材圆润满头银发的老太太坐在正位上,是他的奶奶。
今天是他奶奶生日,一家人好容易聚在一起吃个团圆饭。
薛奶奶看了大儿媳一眼,笑眯眯地给大孙子解围,“听你二叔说,小酒前段时间立了大功?”薛酒扯扯嘴角,对奶奶道:“算不上什么大功,就是端了个拐卖人口的窝点。”
“妈,你别听小酒谦虚,他哪里是端了个窝点,是把拐子的老窝给端了。”
薛酒的二叔薛其仁在旁笑呵呵的补充。
他跟侄子虽然不是一个系统的,但是关于侄子的消息一般都会第一时间传来他这里。
这小子虽然不怎么听管教,但是做事很有分寸,给他长了不少脸。
像他们这样的家庭,儿孙只要不走歪了,将来都会有个好前途。
薛奶奶笑呵呵地夹了块排骨放进薛酒碗里,“小酒好样的,没给咱老薛家丢人。”
薛酒低头啃了口排骨,刚才因为母亲当众训斥他而有些冷凝的气氛再次变得热络起来。
一家人在薛奶奶这里吃完饭,各自坐车离开。
薛酒开着车,他妈坐在副驾驶上,他爸因为今天有一个重要会议,没有过来。
车子开出家属大院,拐上了不远的公路,一路往城西开了将近半个小时,进了一片别墅区。
眼看着到了家门口,沉默了一路的薛夫人终于开口了,“听方律师说你给他介绍了个客户,是你的同学?”方律师是她公司的法律顾问之一,在国内很有水平,一般人就算有钱也请不来。
“嗯。”
薛酒应了声。
“你那个同学叫林静月吧,挺不错的小姑娘。”
听出了母亲的言外之意,薛酒却没有多余的反应。
见儿子不说话,薛夫人继续说:“你都二十八了,你看你堂弟,比你小一岁,人家孩子都出来了,你呢?让你去相个亲,像是能要了你的命似的。”
薛酒也不回嘴,安静地听着他妈数落。
说了一堆,见儿子一点反应都没有,薛夫人叹了口气,“你要是实在不想相亲,我瞧着你那个高中同学也可以,虽然她家最近因为遗产的事儿闹得挺乱的,不过这些都不重要,你喜欢的话妈也没意见。”
“妈,我们就是普通的同学,她找上我,我随手帮她个忙而已。”
薛酒脸带无奈地对他妈道。
薛夫人却是明显不相信,“你高中那么多女同学,怎么不见你帮其他人?”他当然帮过,可惜人家不领情。
不过这话薛酒是不会跟他妈说的,只能默默地继续听她唠叨。
一直到薛夫人说的嘴有些干了,才打开车门下车。
下车前还强调了一下,“对了,林静月那姑娘的微信一会儿你给加上,你不是上班没时间么,那就微信跟她好好聊聊。”
好容易把亲妈给送走了,薛酒调转车头直接朝着西山分局驶去。
大晚上的,值班的小林看见队长突然出现还被吓了一跳,赶忙问,“队长,你怎么过来了?是有什么情况么?”“没事儿,我就是顺路过来看看元宵被抢的那段视频。”
“哦。”
小林了然,毕竟是队长的同学,关心一下也正常。
他从电脑上调出了那段视频,放给薛酒看。

小说《精修版酒酿元宵元宵元奎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继续阅读